首页/正文

瑰丽的植物,诗意的世界

南方都市报 2020-11-01 07:04:00

原标题:瑰丽的植物,诗意的世界

《发现瑰丽的植物》,(英)马克·凯茨比等著,吕增奎译,商务印书馆2016年9月版,98.00元。

□ 谢娟

近读《发现瑰丽的植物》,这本书从西方17世纪至20世纪大量植物博物学著作中精选了12部经典著作,每一章介绍一部著作的内容和著作者。包括:汉斯·西蒙·霍茨贝克的《植物花卉绘画集》、约翰·希尔的《英国植物》、马克·凯茨比的《欧洲、美洲的植物》、罗伯特·约翰·桑顿的《植物的圣殿》、詹姆斯·贝特曼的《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的兰花》、西德尼·帕金森的《库克船长的“奋进号”旅程》……

西德尼·帕金森(约1745—1771)是第一位踏上澳大利亚、以澳大利亚本土景色作画的欧洲艺术家。大英博物馆藏有他的植物画共有18卷,其中8卷是澳大利亚植物画,包含243幅绘画;三卷是动物画。在《发现瑰丽的植物》一书中,介绍了西德尼·帕金森的著作《库克船长的“奋进号”旅程》。

西德尼·帕金森出生在爱丁堡,帕金森年少时是羊毛布店的学徒,但他喜欢植物插画,并表现出过人的天赋。大约在1767年,他来到伦敦,因曾为一些著作画过插画而受雇于著名植物学家约瑟夫·班克斯;1768年,班克斯成立“科学绅士”考察队,搭乘以詹姆斯·库克(1728—1779,英国皇家海军军官,航海家,探险家)为船长的英国政府调查船“奋进号”到南太平洋考察,帕金森作为制图员随行。在航行期间,帕金森创作了至少1300幅素描或绘画。在回国途中,帕金森感染了痢疾,1771年1月26日于船上病逝……1773年,帕金森的著作出版。《库克船长的“奋进号”旅程》收录了帕金森的精美画作,包括珍稀植物“黄葵”“朱瑾”“小叶佛塔树”等。

在《发现瑰丽的植物》一书中,约瑟夫·道尔顿·胡克 (1817—1911)是唯一有两部著作入选的著作者。这两部著作是《锡金、喜马拉雅的杜鹃花》和《插图喜马拉雅植物》。

约瑟夫·道尔顿·胡克是19世纪最伟大的英国植物学家。胡克很早就对植物分布和探险家的航行产生了兴趣。1847年11月,胡克离开英国,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喜马拉雅探险,成为第一个在喜马拉雅地区收集植物的欧洲人。在考察期间,胡克发现了杜鹃花的一些新种。胡克在他所著的《锡金、喜马拉雅的杜鹃花》中写到的泡泡叶杜鹃,就是由他首次发现并命名的物种。胡克仔细介绍了他发现的植物的生长环境和生态特征。胡克对泡泡叶杜鹃的描述颇具诗意:“从花朵的大小及其白底带有红色的颜色来看,泡泡叶杜鹃是真正华丽的植物,叶子、苞片、托叶、花萼等色彩丰富多样以及叶子表面的皱纹也增添了它的美丽……”

1865年,胡克担任英国皇家植物园——邱园园长,直到1885年退休。正是在他长达二十年的领导下,邱园不断扩建,馆藏标本日益充实,逐渐成为世界植物研究的中心。

阅读《发现瑰丽的植物》,最让人感兴趣的是发现者讲述的发现故事。例如,詹姆斯·贝特曼的《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的兰花》一章,写到史丹佛树兰的发现——发现者斯金纳追忆道:“当霍乱使我滞留在伊莎贝尔的时候,我静静地登上独木舟……与同伴沿着大湖岸边巡游,寻找我们最喜爱的兰花。当我回到家的时候,浑身已经湿透,但却十分快乐,因为我发现了一种美丽的兰花,这种兰花花朵上可以看到四种颜色;我从未看到过比它们更美丽的植物了……它悬挂在湖边,散发出的香气飘荡很远……在采摘它之前,我一直看它约二十分钟……它是如此之多,花朵是如此绚丽,以至于我最后几乎塞满了独木舟,这才决定停手,想象着每一个标本都比以前的更精美。”

出版《发现瑰丽的植物》的商务印书馆,有悠久的博物学出版传统。一百年前,商务印书馆就十分重视博物类图书的出版,不仅有专门的博物类教材也有普及读物,不仅有专著也有辞书,此外,还引入了一些国外的博物学名著,可以说当时的出版,是一种成体系的、有系统的出版。以《动物学》(黄英译)、《植物学》(杜亚泉译)、《地质学》(包光镛等译)为代表的教科书,便是当时最新、最好的博物类教材译作;作为最早的现代专科词典,中国科学界的巨著《动物学大辞典》(1923年出版)与《植物学大辞典》(1918年出版),至今仍在发挥作用;在普及读物与学术名著方面,早在1902年,商务印书馆就出版了《普通博物问答》一书,这应是商务印书馆最早的博物类普及入门读物。但影响最大的还是商务印书馆在1934年开始出版的《万有文库》中所包含的“自然科学小丛书”200种,丛书除了原创作品外,还部分收录了日本的博物学作品,如《化石人类学》《海洋》《植物群落学小引》等。这些小丛书的出版,将科学普及特别是博物类的普及推向了一个高点。此外,图谱手册,也是博物实践和认知的另一个重要方面。这类图册的数量也很多,比如:胡先骕的《中国植物图谱》第一卷(1927),周建人的《无脊椎动物图说》(1939),沐绍良《鸟类图》(1937)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