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/正文

励志!鄂州残疾少年的不凡人生

洞庭湖边那些事儿 2021-09-08 12:18:00

原标题:励志!鄂州残疾少年的不凡人生

四肢残疾,多次手术,却凭借一手好书法获全国书法奖项。

如今的张逸轩,已经告别在鄂州特殊教育学校的学习生涯,前往鄂州中等专业学校上学。

即使迈入了人生的新阶段,书法仍是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他说:“我喜欢书法,这是我会坚持一辈子的事。”

看着他坚定的模样,便让我想起了他专注写书法的那一幕。

短小的手攥紧毛笔,铺纸、蘸墨、运力,一个“家”字跃然纸上。

因为手指的不便,张逸轩握笔时些微颤抖,收笔时如干了一场重活,长长呼出一口气。

无数的汉字中,张逸轩最喜欢的仍是这个“家”字。

“我出生时就没了家,但从我懂事以来,却感受到了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的温暖,所有的一切都像一个很大的家庭。”他说。

就在今年5月份,他的书法老师范福珍因病去世。弥留之际,老人将张逸轩托付给了自己的学生、50多岁的陈济红老师。

回忆起范福珍指导他练字的场景,张逸轩的眼眶渐渐湿润……

辗转求医,迈出独立行走第一步

“那是2010年盛夏的一个晴天,他跪在小板凳上,腼腆害羞。”

厚厚的成长记录册上,首页“留”下了当时福利院老师与张逸轩初遇的情景。

原来,2005年3月,一个刚出生一周的婴儿被好心人在路边发现,随即送往鄂州市光荣院,后起名张逸轩,抚养至5岁时送到福利院。

经诊断,他患先天多关节挛缩症,不能站立,只能爬行。可就是这样一个被许多人用异样眼光看待的孩子,却在今后的日子里,被福利院“妈妈”们视为“宝贝”。

“早上,张逸轩吃了两个水煮蛋,一碗粥,食欲还不错。”“张逸轩摔了一跤,磕到了手臂,忍住没哭。”

一言一行、一蔬一饭的记录中,装着“妈妈”们的照顾和关心。

在福利院的日子,张逸轩大部分时间是快乐的,可偶尔看向其他小朋友蹦蹦跳跳的目光,却是落寞的。

“我想和其他小朋友一样上学。”烛光摇曳下,孩子稚嫩的脸庞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。

“这里的孩子都没有家,我们就是他们的‘妈妈’!”

那一晚,时任福利院书记汪波及分管儿童工作的吴巧梅主任彻夜难眠,最终决心为张逸轩治病。

下决心不易,举步更艰难:手术难度高,术后预期不理想,何况一次手术无法解决问题,治疗漫长而痛苦,费用压力山大。

好在国家福利政策越来越好,对特殊青少年的重症治疗尤为支持。在向民政部门申报解决费用问题后,“妈妈”们踏上了求医之路。

冬日北方的天,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般。她们带着病重的孩子四处奔波,经常是刚落脚一个城市,不到几小时就再上火车赶赴下一个城市。

“每看一眼这个孩子,就觉得不能放弃,咬牙也要坚持。”终于,70多岁的退休老医生杜靖远被“妈妈”们的诚意打动,重新出山。

2011年5月,张逸轩在武汉协和医院小儿骨科开始接受治疗。

之后十年间,他往返于武汉协和医院、北京康复医院之间,经历了左下肢、右下肢、双侧髌骨、左右膝关节等多次手术,仅手术费就有50万余元。

一次次的手术、康复、再手术、再康复,都有福利院“妈妈”们陪伴在身边,寸步不离。

2013年元月,张逸轩首次尝试独立行走成功;2019年9月,年已14岁的他终于走进鄂州市特殊教育学校。

幸遇良师,忍痛苦练书法获金奖

8年前,一次爱心活动中,让中国书协会员、原鄂州市书协副书记范福珍和张逸轩相识。

当年62岁的范福珍,在众多孩子里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特殊的孩子。别的孩子都在追逐玩耍,只有他痴痴地站在一幅幅书法作品前,甚至想去摸一摸放在桌子上的毛笔。

“这个孩子,有点不一样。”范福珍出于疼爱,决定收他为徒,免费教授书法。

此时的张逸轩,刚能站立行走不久,手指连笔都捏不住。范福珍握住他的手,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帮他掰正,调整位置。

书法练习对张逸轩来说,一起步就伴随疼痛和枯燥。

正常人的手指放松时是舒展的,而张逸轩的手指不仅扭曲短小,而且还是连指,不断练习,就是先将连指分开的过程。

一日,他正在练书法,一个“中”字已写了一周,却还是歪歪斜斜,手上因握笔磨出来的伤口疼得钻心,一股强烈的委屈涌上心头,脸憋得通红。

范福珍看到这一幕,慢慢走到他面前蹲下来,摸了摸他的头说:“孩子,你的将来一定会比别人遇到更多困难,你好好练书法,不仅磨炼心志,以后也能多一门安身立命的本事。”

那时的张逸轩或许还不明白话中深意,却也感受到了老师的良苦用心。

于是,大手握小手,这一握,就是8年。

事实证明,范福珍的眼光没错。张逸轩不仅努力,还很有天赋。

2014年参加在北京举办的全国少儿书法大赛,张逸轩以一幅“承志载德,感恩祖国”的字荣获金奖。2017年再战,又获金奖。

渐渐地,张逸轩的状况好了起来,可范福珍的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,来福利院的频率从一周一次先变成两周一次,后来一个月一次。

疫情期间,外人无法进入福利院,范福珍便通过微信指导张逸轩,并写了一幅字送给他,既是摹本,又是鼓励。

-疫情期间范福珍送给张逸轩的字,至今仍挂在他的书桌前-

2021年5月,和魔癌抗争20多年后,范福珍不幸离世。在病情最严重的时候,她心里惦记的还是张逸轩。

-范福珍与福利院院长鲁春玲微信聊天记录-

特别关照,接力帮助照亮不屈人生

即使在特殊教育学校,张逸轩也是被特别关照的孩子。

当上课铃声响起,同学们一窝蜂跑回教室时,张逸轩扶着楼梯扶手,每迈一步都很吃力。

同学方想在他的身边蹲下,想要背他上去,他却摆了摆手。

天气闷热,张逸轩不一会就汗流浃背,浑身湿透。方想不断用手比划,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急促的声音,但他态度坚决。

类似场景经常发生。张逸轩所在的班级是启语班,班里大都是聋哑人。他们听不到、说不了,是需要帮助的人,却想去帮助这位比他们更需要帮助的特殊同学。

中午吃饭,张逸轩从来不用去打饭,总有同学主动帮他端回来。放学,两个好朋友方想和陈锦刚一左一右,一个拿包一个背着张逸轩,比划着手势,笑闹着走到校门口。

因为不能独自出校,他们便站在校门口,目送张逸轩乘福利院的车离开后,才转过头默默返回校园。

如果说,同学们给了他情谊和帮助,让他感受到朋友之间的快乐,那么学校的老师们,便给了他关怀和教导,让他成长为一个自信坚强的人。

隔三差五,老师们会喊他到办公室聊天。“今天是自己上的楼,腿有没有不舒服?”“昨天的作业完成了吗,有没有困难?”

科学实验课上,孩子们在做吹泡泡实验,要用醋和泡泡水,在平滑玻璃上吹出两个不粘连的泡泡。

或许因为紧张,或许因为不够熟练,张逸轩连续几次都没有成功,他有些着急。

“你多放一点泡泡水试试,没关系,一次不行就再试一次。”电工教师董志群老师拍拍他的肩膀,同学们也用手语鼓励他。当他终于成功时,一圈人都开心地笑了。

“这里的孩子们内心很敏感,要用爱去感染他们,他们是能感受到的。”在充满爱的温暖环境中,张逸轩和同学们一起慢慢长大。

他成绩优异,作文多次登上刊物;他乐于助人,是老师和同学们的“翻译机”,也是班上的“金牌调解员”;他那被温暖照亮的人生,正在释放属于自己的光芒……

虽然命运没有给张逸轩健全的身体,却让他遇到了无数善良的人,爱心接力棒从他出生起便一直在传递。

他听过清华园的朗朗读书声,他闻过东湖景区的树木花草香,他的脚步踏上过故宫的台阶……他努力感受生活的点点滴滴,用不善行走的腿,拼尽全力,奔向成为作家的梦想。

“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还有很多未知的事在等着我,要努力,而且还要前进,我从未停止前进的脚步……”他在作文里写道。

道阻且长,行则将至!

未来可期!

张逸轩!加油!

(文中图片均拍摄于疫情前)

-The End-

主管 | 鄂州市委宣传部

出品 | 鄂州市融媒体中心

记者 | 金晓丹

摄影 | 熊鑫、杨术欢

编辑| 金晓丹